让世界听到贫困聋儿的生命乐章

首页> 项目故事 > 受助对象 > 折翼“天使”·呼唤爱

折翼“天使”·呼唤爱

Andy,在希腊文中有雄壮、勇敢之意,爱妻给小宝取名如次,也是希望他能健康快乐成长,勇敢面对生活。

小宝Andy生于2016年2月22日,是上天赐于我俩最好的礼物。经过7年爱情长跑的我们,经历过离别,经历过分别,最终,爱情战胜了时间,2015年,大宝嫁给了我,随着小宝的到来,我俩开始憧憬美好的未来,设想每年去一个地方,让祖国的大好河山,都留下我俩爱的足迹……

可,天不遂人愿,Andy出生后,第一次听力筛查未通过,直至满月后的复查,仍未通过,医生给出的解释:新生儿发育迟缓,黄疸、缺氧等诸多原因,而且发育迟缓的可能性最大。但大宝晚上对我说:“老公,我不喜欢这个孩子,我们把他送人,好不好?”当我抬头看她时,她已泪流满面,我抱着她:“傻瓜,孩子只是发育迟缓,一定可以听到的!”可我心里没底,大宝又说:“小宝,能听到吗?他还那么小”,似是问我,似是自言自语,自此,我再也没有见过她开怀大笑。

5月19日,按照医生的嘱咐,我们到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,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做完了一个又一个检查,当听到秦大夫的初诊结果,大宝再也坚持不住,一下跌坐在地上,人,一下就傻掉了,儿子患有双耳极重度感音性耳聋。也就是说,他听不到声音,这个世界优雅的音乐,动听的歌声,清脆的鸟鸣,甚至一切烦躁的声音,统统跟他没有关系。搀扶着嚎啕大哭的大宝,回忆着医生的嘱咐,我唯有任眼泪在眼里打转,任心在滴血……我只记得大宝一遍遍向我说,咱不要他了吧!不要了吧!我咋这么没用啊!我咋这么没用啊!……(Andy出生时顺产难产,最后是破腹产出生,医生说难产缺氧,可能是致病的主因。)

可,真要给别人,舍得吗?这是我俩的第一个孩子,我俩爱的见证。

一遍又一遍的问朋友,一次又一次去北京,甚至问了国外的同学。白天,拖着本就不好的身子,大宝各处询问,晚上就是整宿的失眠,经日的以泪洗面,只为小宝不动手术,只为Andy可以康复。经日如此,有时半夜醒来,她都在哭,原本睡眠质量就不好的她,体重迅速从生Andy前的160斤降到了110斤。

9月3日,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,这样的日子,就是铁打的身子,也挺不住啊!

大宝,走了,走得那么快,走得那么急,走得那么干脆,一句话都没有留。

原本,我以为我是她的精神支柱,而她,何尝不是我的心理依靠。我恨,天地无情,夺走了我的爱人,夺走儿子的听力;我哭,造化弄人,我自幼无母,由奶奶一手带大,而我儿子,还不满周岁,就失去了妈妈,失去了他最亲的人,又失去了听力,更要受人白眼。

整个9月,多少次想随她去了,可身边儿子的声音,又把我拉了回来,我走了,Andy呢?我去到了另一个世界,怎么面对她?我曾答应她,要好好照顾Andy!

好在,他还有姥姥、姑姑,还有爸爸,医生说,耳蜗植入可以解决听力问题,可巨额的植入费用,又让我望而却步。

经多方打听,得知我基金会可以申请救助,特此提出申请,恳请伸出大爱之手帮帮我,为我儿子修复“翅膀”,让“天使”可以听到爱,我必将爱的分贝传承下去,待我他日有能力之时,待我家的四位老人百年之后,带上Andy,加入我们的大家庭,传递爱的声音。

请同意我的申请,我代我的大宝、小宝,谢谢大家,谢谢。

申请人:马庆华

2016.12.1


分享到

Copyright © 春暖基金 ICP备案号:京ICP备14031912号-1